NEW

【日常】勇敢向尼特說不

2014/06/10 18:40


今天要簡單的介紹一下鼻家老大不小的孩子們的工作。
因為家裡就算是最小的小孩(卯牙)也早就超過成年3個月不知幾個春秋(??

首先是真司,他看起來似乎是鼻家最隱薄的人(?)即使有閃光也無法提升他的存在感,
而這樣的真司卻是工作最穩定的一人,工作性質是報章雜誌類編輯,偶爾寫些小品文章,
收入不多不過很穩定,反正也不需買車買房,所以其實是家裡最有錢的男人

而絨則是想買的東西不少又不好意思給哥哥買單,所以有在外面餐廳打工。

MINO看起來最像米蟲,但其實她有工作,而且她的工作還很爽,
就是遊戲測試員,所以天天躺在家打遊戲,看起來很尼特其實在工作
而這件事還是身為家長的我好奇問之下才知道原來她有工作的!


剩下的四人中,獠跟藻是實質上家庭主夫;撫子的職業是女兒;卯牙的工作是醉生夢死,
共通點是沒有收入,後兩者一個是小孩,一個可用青少年的身分當擋箭牌,
前者其中一個是真的天天在家裡洗衣煮飯打掃,稱職的喔咖桑,而剩下的那個…

※※※

某天中午,大家聚在餐廳用午餐,真司從自己房間出來時全身穿戴整齊,
路過餐桌時沒有坐下,而是抓了塊麵包直接走去門口。

「我去公司處理下事情。」
他簡單的報備,聽到眾人塞滿食物含糊的道別,笑笑的帶上門離開。

「真司,在當編輯。」撫子說。

「對啊,怎麼了嗎?」獠問。

「那爹地呢?」

藻微弱的抖了一下,被坐在旁邊的伴侶發現,我看出尼亞想笑,但不著痕跡的忍住了
今天尼亞來家裡吃午餐!

「喔,我跟你爹地一起照顧家裡啊~」獠豪爽的說
對啊雖然都是你在顧(?

「喔。」撫子應付了下繼續吃她的牛奶麥片,似乎完全沒放在心上。


不過這件事似乎對藻影響很大,打麵人生的他立刻振作起來想給女兒做好榜樣,
決心脫離尼特生活,廢柴的外表下好像有一顆堅毅的心。
我說好像是因為他那之後一點行動都沒,不過偶爾會看到他打電話不知在聯絡誰!


而隨著時間流逝,正當我慢慢遺忘藻想找工作的心情時,事情就發生了!

「弟弟啊!」
一聲充滿興奮活力但是會讓人聽了感到絕望的聲音響起。

「喔,騎牛喔,我好久沒看到你了,自從上次藻把窗戶用強力膠封起來以後。」
我印象中這也是有工作的人,如果他沒有工作,應該會天天躲在我家窗外當偷窺狂。

「那你聽了一定會很驚訝,今天是藻主動找我來的~」

「什麼……」不到三秒,我突然想起了藻想找工作的事,然後一看見藻從屋裡出來我就朝他靠腰,
「馬地,爺爺還以為你終於要當個有為青年,結果是去當牛郎!你這樣怎麼給小撫子做榜樣!」

「唉呀,沒有那麼糟,而且其實我們比較接近酒店小姐。」騎牛說。

藻一出門就被我醍醐灌頂,他一臉懶的解釋的樣子,「你想多了。」

這時我發現藻穿了套正裝,不等我繼續靠腰,他就逕自走到騎牛旁邊,
並警告騎牛。

「不准在路上摟我的手臂。不,不準碰到我。」

但是這個警告不影響騎牛的心情,他輕盈有彈性(?)的碰跳到門口開門,「我們走吧!」

我立刻用手指擋住任意門,「走去哪裡啊!不要把我兒子賣掉!」

「不用擔心,回來會跟你們解釋。」藻說,我脆弱的心靈承受不了那麼凌厲的眼神,只好讓他們走(?

※※※

我以為我接下來可以直接騙撫子說她的爸爸要去當人妖了,
不過藻只去了兩三個小時,並沒有給我散播謠言的機會。我看著藻進門把外套掛在玄關。

「結果你到底讓騎牛幫你找了什麼工作啊,難道你們要打姐妹花的名號出去闖?」

「他想開店,找我幫忙--不是你想的那種店,是很一般的夜店。」看到我哀慟的眼神,他補充。

「騎牛現在的工作不要啦?他要單飛?」我覺得單飛這詞有點怪,但我想不到其他詞

「嗯,他計畫很久了。」藻解下領帶,「不過告訴我是最近的事。」

之後藻把騎牛的計畫簡略的告訴我跟尼亞,尼亞似乎一點也不驚訝。

「反正他在原本的店工作存了不少錢不是嗎?剛好做開業基金啊~」

「喔……所以你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啊?」我問了我最關心的問題

「什麼都做,畢竟我們只有兩個人,而且現在店面還沒整理好,設計、裝潢都得自己來。」藻從資料夾抽出店面的平面圖,

「你可以請人嘛~」

「你出錢的話就請。」藻涼涼的說了一句,我只好閉上嘴巴

「唔,現在裝潢的進度怎麼樣?」尼亞詳揣設計圖,我雖然很想看,但太小張也看不清楚,只好作罷

「基本的粉刷還沒完成,我明天得去幫忙……」
藻跟尼亞討論了起來,而我早就習慣放手讓孩子飛(?)於是便自己做自己的事去了

之後的幾天,藻總是一早出門,中午回來吃個午餐,回家後累呼呼地直奔浴室洗洗睡,陪伴尼亞跟撫子的時間大幅地減少。

就藻的說法是因為只有兩個人,所以開店的所有雜事通通都得自己來,把兩個人累得要死。

一直到了星期六時,藻似乎終於放假了,一睡睡到了下午才跟尼亞一起走出房間。


「我說,有事可忙是很好啦,但累成這樣也沒必要吧,家裡又不缺錢?」
他一出房門我就朝他唸

「現在剛開店事情比較多嘛~」尼亞說,我覺得他是最有資格抱怨的角色,但可能熱戀期過了的老夫老妻不介意伴侶暫時忙一下(?)

「這樣喔……啊那店穩定下來之後呢?」

「一樣什麼都做,但主要是管錢,而且也比現在輕鬆很多。
鬿流對這沒有興趣,可要開店的人不能連自己一天收入多少都不知道……」
他一邊碎碎念一邊坐到沙發上,旁邊的尼亞則是打開了電視。

「嗯,你這麼機歪,應該可以幫他省不少錢吧?」我點頭

藻直接無視了我,同一時間撫子從絨房間走了出來。

「爹地。」

「嗯?」藻放下文件,空了一個沙發位給撫子。

撫子沒有說話,只是鑽進藻跟尼亞之間後跟尼亞一起看電視。

說起來撫子其實不算是黏人的小孩,她很能自己給自己找樂子,所以我也不擔心藻忙的這幾天她會難過,但這樣看起來還是寂寞了啊~

20140610-1-1.jpg






一天又平安的過去了^o^

 ╰ 鼻家日常  | 留言 : 0  | 引用 : 0 |

【日常】不論如何都要誠實面對

2011/07/26 00:44

圖、文/阿樹

請先看過
這篇在往下拉!!

ヽ( ´∀` )ノ♥♥♥









「啊…」




雖然已經有預感了,

實際發生的時刻還是叫人措手不及。










「哇啊啊啊啊你在說什麼啊!!??」


飛鳥慌亂的大聲怪叫,想把熱得幾乎快燒起來的雙手抽離開來。

但那麼一瞬間她瞥見了戴納認真的表情。

接下來不管是將手抽走、或是推開戴納的話都會讓那表情會受到打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戴納的聲音聽上去相當沉穩,但卻藏不住那一絲絲的緊張。

「那飛鳥又是…怎麼想的……?」

「什麼怎麼想…我和戴納不是死黨嗎?」

「我一開始也是把飛鳥當做朋友、當作死黨……」


「但是不知不覺地、就
……





「喜歡上了。」






戴納深深吸了口氣,

「喜歡上妳了,飛鳥。」



「幹嘛說這麼多次啦!!」


「怕妳用『沒聽清楚』來敷衍我啊。」
戴納有些彆扭的回答。

「唔…!!」飛鳥露出像是被猜中想法般的表情。

「我猜…就算只有一點點,飛鳥多少也是有點在意我的吧?」


戴納小心翼翼地詢問,像是想將希望寄予在手上的牌色之中,

不管牌色好壞,卻被確實地左右著自己的命運。


「但那是…放著你不管的話我會良心不安嘛!」

「真的只有這樣嗎……?」

「唔…」

「還是飛鳥……不喜歡我?」

「如果不喜歡的話…我也不會這麼煩啊混帳!!





「咦…所以這是…」

戴納呆然,

「喜…喜歡…的意思嗎?」

等…!!不…不是啦!!!你聽錯了!!!

飛鳥極力否認,慌張地想逃走但手卻被戴納緊緊地握住。

「聽得很清楚!妳剛剛說不喜歡的話也沒會這麼煩…沒錯吧?」

「我就說你聽錯了嘛…快放手……嗚哇!」

「啊!?」

就在飛鳥想強行掙脫的拉扯中兩人一不小心往後跌在地上,

趴倒在戴納身上的飛鳥連忙想爬起來,但戴納迅速地將手環上飛鳥的腰上。






1107221.jpg


「啊啊啊啊啊啊!!!」

飛鳥歇斯底里的亂叫。

「你在做什麼!!快放手啦!!!變態啊!!!!!」

「但是放手的話妳馬上就會跑掉啦…」

戴納為了避免飛鳥感到難受而稍微放鬆了手。



「拜託…喜歡或不喜歡…我想聽妳親口講。」

「但是這樣不是很…很奇怪嗎?我們明明一直都是朋友……」

「為什麼?朋友就不能喜歡對方嗎?」

「可…可是你想想看,我原本是男的耶……」

「跟那個沒有關係,就算是男的我也遲早會喜歡上妳…應該啦。


可能是剛才的掙扎而喪失不少體力,也可能是因為房間內的氣溫太高,

飛鳥不知何時開始安靜了下來,保持著趴在戴納身上的姿勢凝視著對方。
桃紅色的髮絲垂到了戴納的面前,但他沒有手可以揮開。

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飛鳥幾度想開口,但又將話吞了回去。


就在戴納幾乎想放棄鬆開手的時候,細微的聲音溜進他的耳中。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用女生的身分喜歡你啊……」

戴納睜大了眼睛。


「就算你說喜歡我…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啊、」

「我沒辦法像女生一樣跟你約會…跟你撒嬌…」

「也沒辦法為你打扮……」



她無力地將臉埋入戴納的頸間,

戴納沒辦法看見她的表情,只能聽見她沮喪的聲音傳來。

「我什麼都沒辦法為你做…喜歡我有什麼意思……」






「但是…妳喜歡我吧?」

「欸?」

「只要妳也喜歡我…不就沒問題了嗎?」


戴納鬆開了環抱住飛鳥的手,
讓飛鳥好坐起身、兩人面對面地坐在地上。


「而且…」

戴納難為情的用手指搔著臉頰,

就算行為不像女生也沒關係、不勉強自己去做不習慣的事也沒關係,」

「只要做妳自己、就好了……」

「咦啊?」

飛鳥眨了眨眼睛,靠近了戴納一些並盯著對方猛瞧。

「就這樣?真的就這樣子就可以了嗎?」

「…啊、嗯。」


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就連對方臉上逐漸浮起的潮紅都看得一清二楚,
飛鳥的臉上瞬間轉過好幾種情緒,呆然、驚訝、欣喜…最後被彆扭取代。


「……喂,」

飛鳥嚥了口唾沫,戰戰兢兢的開口。

「你該不會也想和我…做一些像是……」

「親親、抱抱、還有下流的事…之類……」





「…吧?」



這次換成戴納扯開嗓子大叫。

「妳在說什麼啊啊呀啊啊啊啊啊────




面對如此直接的詢問叫他不慌也難,但也無法對飛鳥認真的眼神說謊。

於是他十分尷尬地、像生鏽的機器人般僵硬地點了點頭。




「……果然啊。」

畢竟飛鳥也曾經是個身心正常的男孩,
多少可以理解眼前向自己告白的人的想法。



既然如此。




她將身子往前傾,








1107241.jpg















彷彿完成一件大事一般地,她露出驕傲的笑容。

「什麼嘛、這種程度我還是做得到的嘛!」





日常流水帳  | 留言 : 8  | 引用 : 1 |

【日常】終生的約定

2011/06/28 19:03

六月底的午後,突如其來的雷陣雨將午後悶熱的空氣一掃而空。
為了避免雨水噴濺進來,獠將家中大大小小的窗戶關上,然後一個人呆在陽台享受難得的清涼。

雨勢很大,陽台的木頭地板全都被雨水打得溼淋淋,
連帶著獠的赤腳,但他很喜歡這種感覺。

他坐在沒有濕掉的台階上看著偶爾閃過雷光的天空,心情愉快。



沒過多久,他聽到身後的紗窗被拉開的聲音,
是上午來作客,但被大雨留住的小凜。

小凜走到陽台後順手帶上紗窗,然後坐到獠的身邊,
兩人相識一笑,沒多說話。小凜知道雷犬都喜歡打雷的雨天。



「衣服收起來了。」
小凜看向在雨中搖晃的曬衣架。

「對啊,覺得這個天氣會下雨,所以就提早收起來了。」


獠轉身看看紗窗後的客廳,確認沒人後,小聲的對凜說,
「如果把絨的衣服弄濕她就要發牢騷了。」

「嗯。」





「獠,一直在照顧這個家。」小凜說。

「只有做做家事、煮三餐而已啦。他們都老大不小了,不用我照顧。」
獠雖然像在感嘆,但看上去卻顯得很開心。

兩人週遭雨聲環繞,沒有再說話。
獠的餘光可以看見少女的髮絲被風吹的飄揚,又被她纖細的手按住。









獠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見到小凜,也是在這樣的大雨中,
小小的她在社區的角落躲雨,直到他發現她。


從以前到現在,他們一起度過了漫長的時光。


他想感謝大雨。
那場雨讓他們得以相遇。












「小凜也長大了。」





















他深吸一口氣,沒有慌亂,只是看著小凜琥珀色的眼睛。



















20110628.jpg


「但是,我想照顧妳一輩子。」



























20110628-2.jpg


「嗯。」






































20110628-1-3.jpg

/我們一直在門外死顛敗!\          



 光源氏計畫成功啦....!!

 ╰ 鼻家日常  | 留言 : 0  | 引用 : 0 |

【日常】爹地的極限女兒看不見

2011/05/05 20:09

漫畫/阿鼻


20110505-1-1.jpg

 ╰ 鼻家日常  | 留言 : 0  | 引用 : 0 |

【日常】將全宇宙獻給你

2011/04/26 23:54

20110426-1-1.jpg

 ╰ 鼻家日常  | 留言 : 0  | 引用 : 0 |